探讨放生的缘起

2018年5月27日

探讨放生的缘起

  对我来讲,放生是一生中最欢喜、最乐意去做的事情。只要放生遇到无论是自己身体上、精神上、生活上有什么困难,都会尽量地克服,任何饥饿寒冷都不足挂齿。因为一想到能挽救大量众生的生命,就会有很大的动力。

  我们放生最早是在1991年,那时候在藏地就开始放牦牛、羊,在汉地放泥鳅、鱼、鸟等。之所以有这种概念,是因为1987年前往五台山的途中,看见菜市场上凄惨的杀生场面,部分出家人就发愿一起放生。但由于当时对汉地的环境不熟悉,现在看来,放生许多方面不太成熟。后来到了1991年,很多地方举行放生才算是比较不错。在藏地,我们每年都放很多牦牛;到了汉地各个城市,倘若因缘具足,首先会给有缘者传授一些佛法,其次就是发动他们放生,一直以来皆是如此。

  不过,真正在全国各地倡导大规模放生,则是起源于法王如意宝的一个梦:1997年四月初八,法王做了一个梦,与以往光明梦境不同的是,这次与一般人的梦境极为相似。在梦中,法王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,看到根本上师托嘎如意宝端坐在法座上,为成千上万的僧众传法,身相极其庄严,音容笑貌与42年前未圆寂时一模一样。法王无比欢喜,心想:“这几天学院全体僧众共修了大威德法,以摧毁佛教、学院所遭受的人与非人之违缘。然而,我们虽有降伏的能力,却没有超度的能力,这对众生到底有利还是有害,心中未免有些疑虑,现在正好趁机向上师请教。”

  法王呈白了心中的疑问,托嘎如意宝以和蔼的语气说:“你们此次修法极为殊胜,不管能否使魔众解脱,凡是念诵降伏仪轨,以等持、咒语、手印、清净发心等印持进行降伏,功德都是不可思议,对众生有很大的利益,真正是作了一次大放生。”随后,根本上师又讲述了放生的种种功德。

  法王知道放生能令上师欢喜,因而很高兴,就跟上师说:“我前年从新加坡回来后,至少已在汉地放了一亿个生命。”

  托嘎如意宝听后双手合掌,连连赞叹:“善男子、善男子,你真正是末法时代的如意宝,你真正是末法时代的红太阳!”如此说了三遍。又以金刚歌的方式赐予四句教言:“深寂离戏光明无为法,证悟犹如甘露法性义,随顺所化善巧方便行,愿得度化无边众生力。”

  之后,托嘎如意宝赐给法王一尊大威德像,并将法王唤至近前,给予碰头加持。法王悲喜交集,正如根本上师在圆寂前一天,也曾给他碰头加持的感觉一样。梦就在这个时候醒了,表上的时针正好指到凌晨5点钟。清晨,法王在房中发现了从未有过的一尊大威德像,只是梦境中的双身像变成了单身像,一面二臂成了三面六臂,颜色也已不同。

  以此为缘,法王开示:在末法时代,放生是诸善事中能令诸佛菩萨、根本上师欢喜的唯一因,并劝请汉地各金刚法会、寺院、居士林等佛教团体,及出家、在家等各位信士,广行放生。从此,在法王的大力倡导下,全国各地开展了轰轰烈烈的放生活动,成果喜人。包括我们学院的大堪布、大活佛,也纷纷前往汉地或藏地各地放生。哪怕是学院一个普通僧人或居士,到了城市里,也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,投入到救护生命的行列中去。

没有评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